文學再定義,對話新可能──暢談國文的未知冒險

文學再定義,對話新可能──暢談國文的未知冒險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今年五月 answer for Taiwan 結合全台各地共 40 所高中職,於會考結束後 1 週內完成國文、英文、數學、自然科試題詳解並公播「105 年國中會考網路快閃公播」的專案?

國文科在景美女中的李佩蓉老師及由其領導的「暢談國文」帶領下,由 10 位高中生接力拍攝完成。半年後,拍攝的足跡由升學考試題擴至文學,規模由試題公播轉為更深度的詩詞賞析,配合中秋佳節成立「躍月欲試」專案,並於 10 月底完成北中南巡迴發表。answer for Taiwan 於上週參與了暢談國文每個月的例行讀書分享會,並訪談「躍月欲試」的專案團隊,一窺影像背後的秘辛!

「躍月欲試」專案影片總記錄

透過影像敘事,教室雲端化

「之所以選擇詩詞作為題材,一來是題材不會受限於課本,再者中文是大家的母語,門檻也不會太高。」發表的詩詞影片,由學生自行挑選詩或詞,並撰寫賞詩札記。在朗誦解說的同時,配合意境輔以即時動畫,觀眾不單讀詩、聽詩,更能「看」詩。

【躍月欲試微課程】翁欣容×孟浩然〈夏日南亭懷辛大〉

暢談國文團隊表示,變成賞析影片其實是意外的過程。擔綱影片後製的游雅茜表示,團隊一開始只是要將學生朗誦詩稿的過程錄製成一段約莫 3 分鐘的短片,但學生的賞詩內容太過豐富,每部影片都長達 5 分鐘以上,「大家都聽過演講,一個人定點講話超過 3 分鐘,注意力就開始渙散了。影片一定要多加東西才有可看性。」於是決定將學生的講解畫面添加虛擬動畫,影片不只帶出情境,也多了劇情。

以「帶著國文課出走」為核心理念,「躍月欲試」認為詩詞不應該侷限於課堂與考試,而可期以生活化的方式融入觀眾的生活當中。「目前國文科教學著重「閱讀」與「寫作」,對於「聽」與「說」的訓練較少著墨,也較少由學生主動表達,久而象之,學生覺得無趣,甚至連聽都不想聽了。」佩蓉老師認為,唯有藉由聽說讀寫互動,才能完整體悟整個過程,然而,對於文學的思辯不再,聽眾也慢慢流失。「我們做的,只是找回文學互動的可能。」

圖/拍攝前準備(右為影片後製游雅茜,左為引導者茅雅媛)

只要玩真的,就能玩出樂趣

參與躍月欲試的學生,有多數來自於佩蓉老師科任班級與選修課的學生。「這些學生跟我一起瘋狂慣了,就順勢把她們拉進來了。」常透過課堂嘗試新式教學的佩蓉老師,曾經利用課堂時間帶學生到市立動物園找陌生人攀談練相聲,也號召課堂上的部分學生參與今年五月的會考快閃公播,從下午拍到夜深……師生間的勇於嘗試,無心插柳柳成蔭,促成北中南巡迴展演創舉!

影片拍攝的過程,本身也是翻轉教學的例證。學生在開始前接觸的並不是聽講式的解說,而是由曾經參與過公播的同學先製出範例參考,並在其他學生如法炮製的過程中輔以經驗指導,在討論的過程中做出成果。「詩稿的每個字,完全是學生的原汁原味,老師與團隊做的是引導而不是代勞。」擔任指導員之一的茅雅媛,目前是高中的國文科代理老師,「在過去,玩假的是常態,認真反而是例外。學生慣於制式的詞彙後,反而不知道怎麼真誠講自己的話。大多時候,他們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情緒、這樣的解析角度其實是很好的詩稿素材。」

圖/影片後製人雅莤指導準備拍攝的賞詩人

由於詩詞大多出現在課本或考題,學生賞析的角度已經被制約成固定的思路,要讓學生賞詩不再只為了答對題目、找對單詞的字義,就必須藉由不斷的互動,引導出學生的見解,進而形成觀點。「詩稿產生的過程,也是現代師生間溝通可行的新模式。」佩蓉老師認為,由於教學不再如同過去的高壓威權,隨著學生自主意識的提升,學生要吸收,一定得先內化為自己的東西。而內化的過程,便是不斷溝通、再溝通,「過程比過去複雜,但交給學生的觀點,可以讓他們受用一輩子。」學生玩得開心,也學得自在,也對詩詞產生不同的觀感。

為了能讓學生以最自在的心態參與,特別選在暑假期間籌備,「希望學生自在抒發表達詩詞,但不是隨便。一開始就要玩真的!」不以分數威壓,或是以作業要求,佩蓉老師希望以「玩真的」作為原始動機──讓學生感受到這不是草草了事的差事,並從認真投入的過程找到純粹做一件事情的樂趣。

聽講變析詞,從套用公式到自建公式

學生在暑期拍攝完賞析講解影片後,在佩蓉老師與各校教師的支持下,分別在台北市的景美女中、台中市的曉明女中、台南的台南一中以及桃園的壽山高中巡迴發表,以座談方式與當地師生進行交流。

佩蓉老師分別以「概念提出,對話座談」、「感性定調,質感言說」、「師生相挺,理念傳達」以及「教學聯手,創作交流」來定調景美女中場、曉明女中場、南一中場以及壽山場,每一場所帶來的刺激與回饋也各有特色。

繼提出相關概念、開始在網路廣為人知的景美場後;接續的曉明場走的是精緻風,不僅場地佈置別出心裁,詩詞分享的情境也回歸文學的抒情傳統;南一中場更將詩詞延伸至臺灣教育議題的交流,讓文學與學生的生活經驗完整貼合。在壽山的最終場,學生更分組展現創意,用廣播劇、動畫等方式,讓詩詞有更多展演可能性。

圖/曉明星夜場佈景

從北到南,歷經景美、曉明、南一中到壽山,令暢談國文團隊最有感的不是地域、程度、性別的差異,反而「差異」本身才是最大的共通點。不同的場次獲得的回饋,也為國文教育帶來不一樣的新刺激:

站在未知的風口浪尖上,懂得泰然自若

景美首映場當中,在學生發表析詞影片後,緊接著是學生暢聊創作過程的座談。「帶完上半場的座談,中場休息的時候,我發現有人哭了……」團隊中負責帶領座談的茅雅媛談到,當天發表影片、上台分享的學生,已經事前備好稿,想好可能會被問到的問題並模擬好回答,「當發現我問的問題都跟先準備好的不一樣,學生開始慌張了,很怕會說不好,所以緊張到哭了。」

圖/景美首映場座談會

「萬全的準備是為了減少發生,但沒有事先計劃而帶來的驚喜與火花,往往更為精彩!」佩蓉老師表示,這是很經典的「認真孩子」可能會遇到的問題,事件對著模擬問題準備得太齊備,反而失卻了臨場應變的彈性與自在。事前完整、充分的準備是必要的,但準備的重點宜放在對材料、議題的熟悉,以及形成自己的觀點想法,至於實際的講法、內容,還需依臨場情境、與談人與聽眾狀況隨時調整,以稱得上是真正的「交流對話」,而這是未來國文教學對學生進行口語表達訓練時可著意看重的部分。

解決問題的能力,多半從「如何面對問題」開始累積,除了做好應對的準備之外,在面對未知時仍保有泰然自若與應變的彈性,對於資訊變動速度如此之快、影響如此之廣的現代,是相當值得學習的一課。

不同的情境,不同的共鳴

「我覺得每一個(編按:參與這個過程的)人都是檸檬酸分子,融入了『克式循環』事件裡頭,每一個分子都散發出應有的能量,釋放每一個 ATP,讓全世界燃燒他們的生命。」當南一中學生在活動後回饋時講出了這麼一段比喻後,現場響起如雷的歡呼聲。

「大部分的高中生學過國文跟化學,但就是沒想過可以這樣結合。」詩詞不單只出現在考題裡,同時也存在於每個人生活的角落,任何一個靈感都能促發結合的可能性。

在課堂上,我們會學豪放派、浪漫派,同時也會將每首詞的內容分類,了解作者創作時背後的時空背景。對應到現代,人們也會因為不同的理由而藉由文學抒發,這樣的抒發看在不同人眼底,也是不同的感觸。「學生或許能理解思鄉,卻無法理解喪偶之痛,所以學生就比較無法體會〈江城子〉深一層的意境。」佩蓉老師接著道,「不同的年齡層,有了不同的生活體驗,能引起共鳴的作品種類自然不同。甚至多年後再看同一部作品,感想也會完全不一樣。」

圖/曉明女中場座談

話要別人懂,說才有意義

一聽到「拍影片」、「解析詩詞」,多數人腦中浮現的臉孔大多是演講或朗讀比賽的常勝軍,直覺認為台風穩、口齒清晰,就能完整表達詩詞的意境。在南一中在地場擔任分享者之一的李維恩,在拍攝的過程中,便迅速寫出詩稿,並自然、順暢地在鏡頭前展演。南一中賞詩人李維恩稿子背得熟,說話也流暢,在 7 月 31 日台中工作坊賞詩人評比脫穎而出之後進行正式拍攝卻出現問題:

「他腦筋很靈活,加上語速本來就快,講是講完了,但沒人聽得懂。」是大家口中的師丈,同時也是團隊中負責引導學生拍攝的王靖心認為,維恩同學缺乏的不是技巧,不是咬字正不正確、用詞精不精準、語調自不自然,而是「體貼」──意識到自己有觀眾,要讓內容傳達給他們懂的觀眾意識。

「拍影片的目的,是要讓大家了解詞想表達的意境,還是覺得講話的人口才很好呢?」因為理解學生的潛在競爭心理,靖心認為改變的關鍵反而不在語速本身,而在於心境。愈是聰明自信,乃至有過比賽經驗的孩子,講述時愈容易忽略「自己是有觀眾的」這個事實。「我試著讓維恩在講每一句話之後,要求自己說一句『我這樣說,你能理解嗎?』或者換句話說,以喚起他的觀眾意識。」最後完成〈江城子〉的公播。

【躍月欲試微課程】李維恩×蘇軾〈江城子〉
站上台的目的,是為了要傳達理念給台下的人,老師講課給學生、學生做課堂報告、演講者講給觀眾聽……,然而,在教育現場更常見的是:人人假設自己講的話沒人聽,所以不再在意對方有沒有聽懂。縱使資訊傳播的設備相較於以往發達,臉書的直播、YouTube 的影片讓每個人有機會成為麥克風的主人,然而,若缺少觀眾意識、無法為聽眾設身處地,敘述本身便失了意義,溝通也不會有效果。

互動意在彼此了解,不在打倒對方

「壽山場算是最生動活潑的一場,他們講述時身上不帶有害怕犯錯的沉重包袱,能夠直接融入現場的情境。」第一次到壽山辦活動的佩蓉老師表示,她與學生間的破冰期比想像中來得短,座談過程學生每個都很 high,也很放得開。「這一場特別的設計是,我們找學生『品讀他們的品讀』,培養學生回應回美與審限的能力。」因此,壽山場找來了南一中的李維恩同學,北上進行經驗分享,同時擔任壽山同學作品發表的品讀者。

圖/台南一中賞詩人李維恩到壽山高中擔任評析者

每個人對於事情,會選擇不一樣的切入點分析;而觀眾的感受與回應,不見得與心中預期一致。佩蓉老師認為,如何在歧異中找到觀點交流的可能與共識,不僅在回應作品的賞析上受用,在未來職場上的會議討論、網路上針對議題的觀點分析等內容有價值選擇/判斷空間時,如何帶有理解對方的雅量同時理性陳述想法,而不只是想要駁倒對方、顯示自己比別人強,是學生人格養成很重要的一環。

靈感啟發靈感,行動促成行動

一路從快閃公播、解析詩詞微課程到巡迴展演,都是暢談國文所始料未及。「我們一開始只是抱著實驗的心態,試試看『一路玩真的』可以看到什麼風景。」團隊表示,他們事先並沒有很嚴密的規劃,單憑著一股嘗試的動能就往前衝。「對於習慣在寒暑假就備好課的國文科老師而言,我們在首映場的前一刻才剪完影片,還真嚇傻了不少人。」但也因為從未預設任何框架,過程中迸發的火花,反而讓一切更加精彩,有著無限發展的可能性。

圖/南一中場合影

「我們希望,無論是詩稿創作、影片展演,或是座談會上的互動,能為未來師生教學互動間創造一個新的模型。」佩蓉老師表示,現在越來越強調學習自主權歸還給學生,師長從給予的角色轉為領航、引導學生成長;學生不能只是被動吸收知識,而必須備有持續學習的原動力。

「未來的教學強調把麥克風交給學生,那麼,你準備好接招了嗎?」這是佩蓉老師在景美場首映時提出的叩問,她說,這個挑戰是給學生的,同時,也是給老師的。當麥克風交給學生、舞台讓給學生,老師在教學上的使命與定位又將以如何的新姿態展現呢?

談及暢談國文團隊未來的規劃及發展,佩蓉老師仍然維持一貫的優雅答道,「目前團隊處於蘊釀階段,我們從成員的生活當中蒐集靈感,抓住每一個行動的可能。」煙火施放後的沉靜,為的是下一次綻放的美麗。

圖/暢談國文「躍月欲試」事前籌備工作坊成員合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