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心裡苦但學生不說:在價值自由定義的現在,教育就該從身邊做起

學生心裡苦但學生不說:在價值自由定義的現在,教育就該從身邊做起

 

作為一個讓中學生傳遞影響力的實體平台,answer for Taiwan 希望以善遞之名,邀請各教育組織之中學生代表,傳達自身在體制內外學習中的社會反思為主軸,進而成為體制內外溝通的起點。我們在 2016 年 7 月 23 日舉辦第一場「善遞學生沙發講堂」,邀請接棒啟蒙計畫共同創辦人沈家慶(Ryan)以及紐約時報年度最佳英語教師楊筱薇分別就「中學程式教育」與「學習價值」為主題,帶領兩至三位學生,企圖透過學生的觀點,對教育的本質有更深一步的認知。


 

要搞就搞大一點,培訓變身學程

談學習價值/左:王渝茹、曾于家同學;中:楊筱薇老師;右:吳宇倫助教、洪子珽同學

「既然是個好點子,那更要好好嘗試、發揮!」初聽聞此訊的楊筱薇老師,曾獲「紐約時報年度最佳英語教師」的她,便決定透過這個機會,提供學生體驗不一樣的學習。為了讓選出代表的過程不再只是簡單的投履歷與面試篩選,筱薇老師會同在臺北商業大學的學生吳宇倫,將海選過程設計成一套學程,在分階段的培訓中不僅找出適合對談的學生,也給予學生不同於義務教育的學習型態。

整整三個月的培訓,不僅是課程、是訓練,更像一所短完全中學(complete school),學生經由課程的設計,從了解自己的學習歷程重新定位自己的學習。最後,由苗粟高商(國立苗栗高級商業職業學校)的曾于家、東石高中(國立東石高級中學)的洪子珽以及東吳高職(嘉義市私立東吳高級工業家事職業學校)的王渝茹三位同學,成為沙發講堂座上客,共同探討「學習的價值」。

在體制外,就要給學生體制內沒有的刺激

在海選的第一階段,透過一份問卷,便成功喚起學生對於教育困境的共感:學生活在齊頭式平等的體制內,在一套表面上公平,卻忽略個體差異的考試制度當中載浮載沉,幸運的成功獲得資源,若否則自我放棄,僅有少數能起死回生扭轉現局。

圖/齊頭式的平等

「從 100 多位學生層層海選的過程,發現我們其實不是篩選學生,而是學生篩選自己。」憶起分為三個階段的海選過程,助教吳宇倫認為,學生其實不單是爭取一個機會,同時也在海選兼培訓的課程當中更了解自己所不足,因而有所精進。通過第二階段的影片自我介紹,最後一個階段便是與互不熟識、同樣參與選拔的學生們,共同策劃一套專案,使得入選者由全台各地聚首,來到受訓課程的課堂上。在每個階段,老師將評分標準透明化、同時納入學生自評項目,學生的成果不再是被動的接受,而是共同評定一件事物的價值。

成果記錄影片

 

一切重新定義,也從頭開始

在體制外的課堂上,學習方式自然不同於上課的聽講,素材也不完全來自於課本。在訓練課程當中,學生不僅需要研究臺灣各地不同學校型態以及成立背後的理論,筱薇老師還融入了「社區服務」的元素,以社區為基底搭配服務學習,使其體認不同地區對於服務學習的態度、從中比較不同合作成員間思考邏輯、處事態度、討論技巧的不同。

以英語的學習為例,人人均言英文重要,對於學生的講授卻只停留於單字、文法、句型的背誦。筱薇老師透過社區服務,參與的成員因為需要與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互動,在「使用英文」成為一種手段而非目的時,學生自然而然得以體認:英文不僅是以與母語人士溝通,有更多的場合,英文反而是促成交流的起點,若要與世界連結,英文便不可或缺。這也成為筱薇老師設計課程所欲達成的目標之一:培養學生的國際觀,將真正重要的事透過實例體現。

圖/學生互問互答

在培訓與教學的過程,師生徹頭徹尾貫徹了「賦權」,實踐了翻轉教學的真正意義:把學習的主動權還給學生。在善遞當天的講堂分享,上台的學生自行定義探討的議題,並提列問題相互回答,從「必修一定要在教室上課嗎?」、「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課?」、「遇到不喜歡的科目/學習內容怎麼辦?」、「大家皆知課外書的好處,如何能帶動看課外書的風氣?」一個個問答中,學生回頭檢視十幾年來的學習歷程、對比參與培訓前後的自己,並釐清自己未來前進的方向。

向來慣於照單全收的王渝茹同學,在思考訓練後懂得從不同面向切入一件事;性情較沒耐心,容易溝通未果便惱怒的曾于家同學,在經過團隊溝通與合作後,知道一句話可以有不同的表達方式;而洪子珽同學獲知創意思考的起始:一個目的可以用各種手段去達成,端視切入的角度與想要呈現的效果。「這是一門學校沒教,我們卻該學的課。」學生們開始認知到未來的世界不會只來自於上課、出自於考試,優劣也不再由考卷上的數字來定義,如同社會從沒一個固定的標準答案與主流定義一般。在論壇的最後,現場以印度「toys from trash」專案作為實作,帶領現場的人見證,如何用廢棄物變出製作蝴蝶,呼應學生間共學與互學的「蝴蝶效應」,也再再印證教育本應取材生活經驗,從身邊開始。

圖/學生的「蝴蝶效應」

在每個環節加把勁,要學生不輕言放棄、繼續進步

「作為評審,我們其實相對容易,我們有公開的標準、也讓學生間自我評定,不再需要親力親為;但這個時候要去做的,便是找出教師在哪個環節少加了把勁,讓學生不要這麼容易自我放棄。」從頭檢視過程,筱薇老師下了這樣的註解。縱使學生仍舊需要回歸體制內學習,新的刺激也會帶來不一樣的風貌,會試圖用在善遞學到的思考、溝通方式,去面對自己正在學習的知識。在反覆刺激下,體制內外的分界也不再明顯,或許真有那麼一天,不再有所謂內外之分,每位學生的學習價值都是獨一無二,由自己來定義。

圖/善遞參與成員合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