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慶祝失敗才能慶功:一個容錯的教育環境,才會點燃社會的熱情

文/陶倢

這幾天因為工作的關係身處異地,對於週遭事物的觀察也變得更為敏銳。反觀我所熟悉的臺灣,學生在一個害怕犯錯與失敗的教育體制下被滋養,許多人力爭上游是為了「一個地位」而讀書,不再是為「解決社會問題」而求取知識。

13219845_10156901637235367_2083522898_n

圖:學生的學習能力不會只有在考場上展現

多數茫然的學生對於和社會人士溝通、交流的渴望,多建立於想成為「一個職位頭銜」的基礎上,然而,許多職位在不久的未來很可能會改變,我們對於職業的想像不該僅限於現況,我們應該在為了解決一個夠大問題的路上而成為一種職位;而不是為了成為一種職位去努力達成。真正的經驗傳承不在於職業多麼光鮮亮麗,真正有擔當的傳承,是告訴學生目前職位上所發生的問題,以及解決問題對社會產生的影響。然後給學生一個藍圖去想像:為了解決問題、造成影響,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知識、通過什麼樣的測驗;不會是選填志願的時候,依據考試分數填格子。

這兩天陸續有學校考完段考,考不好的同學心情很糟,「躲起來反省」。自古以來少有人懂得慶祝失敗,學校與家長並沒有一個鼓勵機制來引導在分數上失利的學生重新燃起學習動機,反而以「補救教學」的標籤去輔(戕)導(害)他對知識的追求。

圖:害怕犯錯,侷限了學生的可能(來源:JNU Exam Current Affairs

因為想要改變現況產生的問題,成了我們推動 answer for Taiwan 的動機:教會學生慶祝失敗、搞懂弄錯的題目,用活潑的方式來傳承自己的學習,並培養對接社會的多元表達能力。我們以數位服務學習認證作為促使學生拍攝影音詳解試題的誘因,使得分數溫拿跟分數魯蛇的界線被模糊化,慢慢讓家長發現「看成績單」與「看到孩子的網路教學」對於學生學習動機與熱情的差異。

教改不是政策,重點在於能否解決問題。除非大家想繼續開會繼續爭執,老師與教授們不用花時間呼籲怕犯錯的政府官員,而是直接採取行動。勇於對接社會善意,用學生運動鼓勵學生,提醒老師與家長:

「我的學習能力,不是你用一張考卷、用窄化思考的選擇題,規定我以 60 分鐘的紙筆測驗來決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