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年輕人國語文能力下降了之前,我們弄清楚什麼是國語文能力了嗎?

說年輕人國語文能力下降了之前,我們弄清楚什麼是國語文能力了嗎?

 

文/陳茻

學測成績公布之後,為了有兩千多名考生考零分這事,關心教育的專家學者以及老師們,紛紛對此表達意見。

圖片來源:聯合報系資料照

批評「我看歪腰郵筒」的聲音從題目公布以來就一直出現,理由五花八門,我就不一一分析了。事實上,這個題目固然不夠完美,但確實展現了一個改變的契機。〈延伸閱讀:為什麼「我看歪腰郵筒」是爛考題?

比較往年的題目,「我看歪腰郵筒」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它必須讓學生針對一個「客觀事實」發表意見,而非透過書寫自身經驗進而抒發人生感悟。正因如此,以往學生可以透過背誦名言佳句、套公式來得分,但今年使用同樣的操作模式卻行不通。

 

突破不是壞事,只是還有改善空間

圖片來源:大考中心

針對這一點,我抱持比較樂觀的看法。今年的出題方向若妥善處理,鑑別度其實會比較高,理論上可以較準確的檢測出考生是否具備足夠的思辨、組織及表達等等能力。這些能力,也正應該是國文科最核心的教學目標。然而,「我看歪腰郵筒」其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首先,題目所提供的「客觀事實」可能特別照顧到了某部分的學生,比如城市裡網路使用較頻繁者,這中間有公平性的疑慮。學生在事件發生的過程之中獲取的資訊、參與的討論越多,可能做出的評論就越完善,這讓考生在寫題目時就處於一種資訊不對等的狀態,這一點必須審慎評估。

再者,既然題目為的是要測驗學生「批判客觀事實」或「針對客觀事實提出意見」的能力,我認為單就題目提供的資訊量而言是不足的。這樣的題目至少該提供能夠完整、精確描述事實的報導內容,盡可能讓考生在資訊較為對等的情況下進行測驗(換言之,就是要嘛全部人都知道、看過,要嘛全部人都不知道、沒看過)。就這點而言,是不是切合時事相形下就沒那麼重要,就算是用古代的史料入題,或是一些未放入教材,罕為人知的材料,只要有足夠的文字說明、引導,也未嘗不是一個好的出題模式。

 

現代化 ≠ 國語文能力退化

有人批評「我看歪腰郵筒」故意透過有趣的時事來媚俗,討好考生及大眾,我認為這樣的說法大有問題。至少,他忽略了這個題目最有可能的測驗目的,即「針對客觀事實提出看法」的能力,正是國文教育所要積極培養的部分。更何況,當過考生的都知道,題目「切合時事或裝可愛」,並不會讓考生在測驗的時候心情比較好或表現得較得心應手。

然而,仔細看看這樣的批評聲浪,其實背後隱含著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許多之人因為「歪腰郵筒」非「傳統題型」,因而認為他不夠正經、難登大雅之堂,這正反映了許多教育者對於國文教育的認知與想像,有著與時代脫節的問題。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在成績公布後,有某大學校長認為考生的國語文能力下降,乃是因為近年來教材中大量刪減「中國歷史、中國地理」等部分,讓學生在學習古文時難以有足夠的背景去「同情共感」,以至於國文學不好。這樣的推論的邏輯雖然草率,但恐怕類似的想法並不罕見,事實上,許多傳統教育者,也普遍認為近年來的「教改」大幅刪減中國傳統文化的部分,學生閱讀文言文的比例降低,正是「國語文能力下降」的元凶。

但是,問題在於「國語文能力下降」,究竟是透過什麼樣的標準被判斷出來的呢?像今年有兩千多個考生考零分,這樣的現象,足以說明考生「國語文能力下降」嗎?

 

語言是活的,標準會隨時代演進

圖片來源:Juimg

首先,「國語文能力」很難有一個確切的標準,感覺到該能力「下降」了,也很可能只是透過某些片面的事實所做出的草率論斷。我相信把同樣的題目分別拿給三十、四十、五十歲的人來寫,必然還是可以找到很多文筆不通順者、文不對題者、不知所云者甚至交白卷考零分者。唯一可能有差別的,是想必「矯揉造作」者的文章比例會降低許多,畢竟考生面臨分數壓力,讓很多人在作文考試時選擇去「揣摩上意」,難以展現真實的自己。

有趣的是,認為年輕人國語文能力下降的上一代,這中間混雜著對舊時代的認同與隱隱然的驕傲,以及對新世代的不解,甚至有可能是某種傲慢的蔑視。當然,這並不能一概而論,但恐怕具備這樣的情感因素者不在少數。君不見,當反課綱學生寫錯字者,前輩知名作家以此大作文章,掀起軒然大波。

至少,針對目前出現的批判者之普遍情形來看,我們常可見到一種「連某某都不知道/不會,年輕人的程度越來越差」之類的言論,正反映了這樣的認知傾向。

然而,如上所述,這樣的論斷顯然是缺乏科學根據的。首先,以「知道」某某知識,比如某古文內容或古人之典故,甚至寫出正確的字,並不足以作為判定一個人「國語文能力」的標準,畢竟在現今的社會之中,對古典文學熟悉與否與表達能力好不好是兩回事。古典文學素養不足,但能在適當場合侃侃而談的人所在多有,我們不能以「古典知識」作為批判一個人語文能力的標準。

 

社會具有多元性,以偏不能概全

透過一些片面的、個案性質的現象,就想要概括整個世代的人,這明顯也是有問題的。如果拿同樣的問題去檢驗同年齡層者,未必就可以得到較滿意的表現,這一點應不難想像。

仔細分析,還可以發現這中間反映著一件事:許多人對於「國語文能力」的認知與想像,仍僅限於具不具備某種古典知識,甚至文筆「好不好、優不優美」、文字使用正確率高不高等等,而非真正應該被視為核心的「思辨、組織、表達」等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在成績公布後,針對有兩千多個考生考零分一事,第一時間作出的判斷是「年輕人國語文能力下降」(很可能是指國學知識能力)或者是「教改出了問題」。

 

零分作文激增,「論述能力」才是擔心的重點

圖片來源:Pexels

在我看來,有兩千多個學生考零分,正反映了以往的國文教育並不十分重視思辨能力、語言組織與表達能力這一塊,許多學校老師仍以背誦、記憶的方式為主要教學模式。希望透過熟悉三十篇古文等等指定教材,讓學生可以拿到一定的分數,針對這些更核心的教學目標,卻沒有時間或餘力特別照顧,這樣的問題才是讓多數考生普遍在論說類題型失足的主要原因。

就當今的情況看來,國語文能力需要挽救者,恐怕不只是考生。枉自讀了許多書,卻不具備獨立思考能力者所在多有,很多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亦然。將具備客觀知識當成能力,再以片面事實論斷整體現象,除了塑造了上一個世代的優越假象以外,我不認為這樣的批判對於現實社會有什麼幫助。

當今國文教育所需思考的問題,是如何讓學生不再只是將國文科視為只能用來應付考試的科目,而透過有限的時間,習得在未來也能大大發揮所學的語言、邏輯組織、表達等能力。今年的學測考題固然有待改善,但以「考試領導教學」的態勢來看,很能夠作為一個改變的契機。

教育者、家長們,如果仍只是汲汲營營於考生的分數,因小失大,最後很可能弄得學生們在國文課堂上一無所獲,最後連最在意的分數也拿不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