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學,能否翻越「兩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的考試高牆?

翻轉教學,能否翻越「兩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的考試高牆?

 

談到新式教學方法,最火紅的莫過於「翻轉教學」。除了上課風格較為自由的大專院校有老師紛紛推動,許多國高中老師也引進了這套方法,希望帶給學生更豐富的學習。翻轉教學套用在充斥各種考試的臺灣,究竟是促使制度改變的推手,還是反而淪為壓垮學生課業壓力的最後一根稻草?探討翻轉教學的源起,延伸至課堂教學的應用,應該能找到一些答案。

一切的源起:翻轉教室,將學習權回歸學生

「翻轉教學」一詞,原文意思是「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意謂一套倒翻傳統教 室教學的一種混合式學習(或稱指導方針)。老師先以線上影片或延伸教材形式給學生課堂內容,學生對課程有基本認識後,在線上參與討論、自行研究,到課堂上在老師的引導下進行提問、與同學互動。

翻轉教學最核心的精神在於「讓學生主動學習」,學生作為 Maker,在做中學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熱情,並創造新的價值。

比起老師在台上講一節課、出作業、下一次交作業或隨堂考的傳統教學模式,透過翻轉教學,學生可以用最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了解課程內容,隨後自行延伸,在課常上練習與他人共同討論、上台報告的技巧,能以不同面向吸收知識,培養出能夠「帶出教室」的學習方法;進行翻轉教學的老師,不僅補足傳統課堂上無法因材施教的缺點,引導學生參與討論、上台發表也有助於訓練學生應考以外的綜合能力。

教育部、老師、民間團體都為之瘋狂的翻轉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圖取自Wikipedia)

臺灣自 2012 年 MOOCs 概念廣為流行後,均一教育平台磨課師(MOOCs)等以學生為主的自學型線上教學平台應運而生,許多老師紛紛開始跟進實踐,中山女高張輝誠老師推廣的「學思達」、爽文國中王政忠老師發展的「MAPS教學法」便是其中著名的例子。教育部也推出國中小行動學習計畫,藉由這套「經由實證研究發展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行動學習創新教學設計模式與行動學習創新教學策略」,協助學校調整教學品質與教學理念。

對學生而言,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

連官方都出面支持的這一套新式教學,看起來似乎足以徹底落實到每間教室裡,然而,去年 6 月在 PTT 高中生板的一篇文章〈這裡有沒有「翻轉」或「學思達」的白老鼠〉,卻反映出原本預期會反映具有相當成效的學生,對翻轉教學提出的不同看法。 其中大致可歸納出三個方向:

  1. 投資報酬率低不足以應付考試
  2. 同儕討論、教師執行品質不穩定
  3. 受臺灣既有學制、教育方式影響,不易落實

 

圖截取自PTT

「投資報酬率低不足以應付考試」、「同儕討論、教師執行品質不穩定」較偏向教育現況的「近因」,縱然翻轉教學強調學生的自主學習,方式也較傳統聽講課程多元,然而,目前檢視學習成果的方式仍偏向考試為主,面對一學期三次的段考、為了升學而有的模擬考以及學測指考,學生終究需要一個「標準答案」。

在考上好學校、進入理想科系等目標全被考試束服的情況下,翻轉教學的初衷,恐怕敵不過學生對於「答案是什麼」與「如何最快得到答案」來應付考試的渴求。學生再怎麼認真參與終究得應試、老師花再多心力仍然要出考題,上課方式的參與程度,便無法如同應考一樣齊心齊力,便會出現同儕參與度與老師執行狀況不穩定的情形。

翻轉教學網站的讀書投出〈【讀者投書】茅雅媛:真正需要「翻轉」的是什麼?〉文中擔任實習老師的作者,也就她的經驗,針對翻轉教學造成學生反彈提出一些看法。在「受臺灣既有學制、教育方式影響,不易落實」的遠因部分,作者提到:

一個高中生,早上五點到七點間起床,七點半到校,接著打掃或直接開始面對這天第一張考卷,然後從八點上課到十二點,再從下午一點撐到第八節五點結束,中間的午休時間不一定有睡覺,可能在做報告、準備考試或社團活動;終於放學還不代表解脫,補習可能從六點到十點,回到家洗完澡時鐘已經指向十一、十二點,此時,如何看完隔天要考的科目,加上可能不只一科的教學影片?

在 PTT 的文章中,有高中學生提出「感覺從小開始才適合,不然就跟你以前都考選擇,卻突然改成全問答會不適應一樣。」、「要建立在升學考試方式改善之後才能順利推行」,一再顯示出若無法從小開始培養學生這樣的學習習慣,在臺灣既有的升學框架下,突然從中插入無法達到調整的效果,只會讓學生負擔更沉重。

圖取自Pixabay

翻轉教學雖然改變了教學方式,但仍無法翻越考試繁多、升學主義的體制高牆。體制外的我們透過文章叫罵,批評考試制度填鴨、扼殺了學生的創造力,還浪費學生的大好青春,但我們有大部分都已毋須再負擔考試壓力,可曾想過:體制圍牆外的人說得再多,隨著時間流逝,學生還是在苦海裡,升學壓力還是在,要面對的終究是學生。〈延伸閱讀:關於考試,其實我們都想錯了……

 

「好的初衷但時候未到」,有無任何緩衝機制?

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與其進行筆戰、鼓勵各種體制外探索,讓學生在無暇顧及探索的狀態下面臨資訊爆炸,不如把時間與精力花在刀口上,先解決學生焦慮的根源,再一步步給學生更多資源,換言之,就是從國高中生最常面對的痛點──段考開始著手。

上述結論,或許造就了臺灣的補教業者之所以如此盛行的現況,補習班也隨著學生數量的增多,加大教室、增設遠距投影,甚至還有提供不到班上課的學生觀看的「雲端課程」,顯然善用了資訊網路帶來的便利,吸引更多學生。

補教業者懂得善用網路這個公開、共享的平台,除了作為補習之用,網路資源能否與段考本身有更直接的連結,協助學生備考?試卷在老師檢討過後便被束之高閣,能否拿來做更有效的運用?

answer for Taiwan 公播平台介面

如果原本只公開在該次段考的考題,開始在網路上公開、流傳,便能綜合檢視、比較考題,檢視命題是否有效反映學習成果的目標;甚至作為照妖鏡,照出時下段考制度扼殺多少學生的潛力?此外,資源共享、共同檢視也會施與命題老師一股正向壓力,避免自己的題目淪為「填鴨」、「死記硬背」的考題。好的考題不僅反映出學生的學習成果,更會變向促使學生延伸學習;考題資料建檔後,還能成為學生平日課後的練習題庫。〈延伸閱讀:公開試題,能帶給段考什麼好處?

answer for Taiwan 的新嘗試

answer for Taiwan 的目標,不只在結合教育、企業以及民間資源建置出段考全國段考影音詳解平台,供學生課後練習增進備考效率;同時希望平台的建立能激發學生去反思學習的意義。因此,我們結合了高中課程的「服務學習」,推動高中生磨課師(MOOCs)計劃,讓學生也成為影片的提供者,在拍攝解題的過程中,從中如何教反思如何學習。期待這一場教育共創的新嘗試,能慢慢引導學生脫離升學主義的桎梏,培養出具獨立思考、敢勇於表達的能力。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